土豆有一个梦想。干翻世界上的地瓜!

黄少天看着漫天璀璨的烟火,有些动情地转头问周泽楷,这种浪漫时刻难道不想说点什么?


周泽楷顿了顿,说:恭喜发财

【周黄】我爸不过六一

ABO生子
纯粹六一凑热闹
——————

门外似乎有什么动静,小心翼翼的叩门声断断续续传进来。但似乎隔了一阵子不耐烦了才下决心闹大动静一样,一会是小拳头咚咚锤门的声音,一会儿又是掌心啪啪拍门的声音,哪个声音响亮就使劲用哪个。

“爹地!”

“爸比!”

一道稚嫩又洪亮的嗓音不时穿插其中。

“管管你儿子!”

黄少天清晨浅眠,此时门外动静一阵胜过一阵,无异于百万鞭炮在耳边齐鸣,昨晚熬的夜还没缓过劲来,他只想抓着时间的尾巴再补一补。

说着又用脚踹了踹旁边毫无动静的周泽楷。

那边也是奋战到半夜的人,被踹醒后也只是嘟囔了一个“困”后又继续倒头就睡。甚至还隐隐有翻身抢被子暗示某人赶紧起床的嫌疑。

门外的小家伙还在发挥坚持不懈的精神...

【周黄】同桌是管饭的(上)

还是打吧。校园。最后有一句双花
 @陈闲云呀。 姑娘写的不好请见谅

1.

A中的早餐出了名的难吃,食材再新鲜可做出来的手艺却永远像是隔了夜的饭,就连那最寻常不过的肉包子,都像是一个个皱皱瘪瘪躺在蒸笼里的小石头。

黄少天不止一次在艰难吞下带着粗糙米粒的白粥后,一边划拉碗里的榨菜,一边跟张佳乐声情并茂地控诉堂堂大A中食堂的早餐配不上学校的名声。

“周周复粥粥,A中粥最馊”。那张吃喝不忘嘴炮的嘴巴,自高一入学至高二漫长的两年时间里,依旧对学校早餐带来的阴影耿耿于怀。

而一直到高三开学重新分班后,这种郁郁寡欢的情况才有所转变。在整整两年的期盼后,黄少天终于如愿以偿地拥有了一...

【周黄】客栈老板有故事

应该有点甜,吧……

1.

黄少天在退役那年就离开了广州,拎着个灰色的简陋行李包,连夜踏上了那列一路向西的列车。


他走得很突然,没跟谁打过招呼。


动车没有电视剧里老八十年代火车笛笛的轰鸣声,那个一直为离别的车站伴奏的火车歌声,在黄少天心里一直意味着一场庄重又沉痛地告别。可是这列车开得无声又无息,像是把他在这座城市的存在也带走得不痛不痒,轻而易举就抹消了他的眷恋。


列车穿梭在群山荒野之间,他本想飘荡四方,却在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停下了脚步。一停就是两年。黄少天盘租下一处房子便当起了客栈老板,每天在院落里泡点花茶,一边给客人讲故事。


两年的时间黄少天没有刻意去给自己客栈做广...

【周黄】黄大猫

1.

周泽楷突然捡到了一只脏兮兮的奶猫

奶声奶气地张着小嘴把一口牙呲给他看

牙也不尖声也不大,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周泽楷挠了挠它被泥巴结块的毛发

还是不忍心放它在这人来人往的市场门口

顺手捡了回去

2.

奶猫开始警惕性很高,周泽楷抱着它都要挣着往外跳

可是身子骨太小啦

周泽楷一只宽大的手掌就足以把它握住

他还会顺势掂量掂量猫咪的体重

上下颠簸把奶猫晃得怕

这才会抓着他手指,喵喵叫着抗议

3.

周泽楷虽然没什么养猫的经验

不过这只猫倒是省心得很,回家到现在都没有生病过

可是有点挑食,很喜欢吃龙利鱼

不过餐餐吃龙利鱼对钱包就有点不厚道了

于是周泽楷偷偷在某一天把...

【周黄日24H】一日之记

桌上有几包蛋黄酥被拆开了包装,里面饼干的碎屑散了些出来,旁边是剩了半杯水的玻璃杯,再往中间是黄少天前几天买的乐高,说是要组装狙击枪


窄窄的桌子堆满了零碎的部件,他从书房搬到卧室,又从影视厅挪到阳台,最后还是觉得客厅带来的效率最高,于是又搬到了客厅,把客厅的灾难程度又升了一级


他倒是没嚷着要冰雨的模型,客厅的壁橱上的剑架上就有了一把冰雨


那是去年周泽楷拿冰雨的草图真刀实枪地私定了一把名刀,后来却没直接送给黄少天,仅放剑架上供人玩赏


那时候刚在一起不久,这个新房也是空置了一段时间,以前向来是没打算要住人的,毕竟离轮回基地远不说,空间实在太大,让人住着也嫌冷清得很


只等...

突然好想看这样年下攻的周泽楷

腼腆,害羞,沉默,又长得好看的大男孩

像小奶狗一样奶里奶气的

在黄少天突然耍赖任性的时候会装大人一样自认成熟地包容他原谅他

心里对孩子般的前辈总是充满无奈

明明自己也是个偷摸开情侣空间的幼稚鬼

是个乱吃飞醋的小气鬼

甚至是个爱哭鬼

就是被少天气个半死也会撅着嘴原谅他

拉着黄少天死活不肯让他出门

他也是个害怕离别的胆小鬼

他初经人事

只把初遇当成终生

只知道要掏心窝地对他好

把他往死里疼才觉得自己的爱足够重分量

专情的人一旦付出便覆水难收

不过年下攻嘛

到底攻的成分多一点

虽然周泽楷性格确实属于拘谨又被动的类型

又容易害羞,畏手...

【“还记不记得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啊?”】 


【“泡他!”】 


【而采访同一个问题抛给周泽楷,周泽楷想起他对黄少天的第一印象时,对着镜头笑得眉眼弯弯,整个表情因为某个人而变得明亮起来,掩不住的唇角说:“虎牙很可爱,订书机没钉的时候可以让他钉一下。”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楷你还没被阿天打死吗???


哈哈哈哈哈哈

【周黄】我的追星日记

来自一位黄少天粉圈大佬的追星日记:

(节选)

3月2日:

我粉的是天哥啊!

我!

黄!少!天!

的粉丝!

没日没夜呕心沥血给你烧钱的金钱粉丝!

给你刷流量的带头粉丝!

你他丫直播解说尽放隔壁周家的视频!

我想看夜雨声烦!

3月6日:

啊,天天好可爱啊~

怎么会这这这——么帅啊啊啊啊!

3月11日:

为啥俺妈非要做海鲜汤啊

明明蛤蜊超难吃

3月12日:

阿天今天要进组拍写真了

听说要尝试不同风格才签约的

可是这个杂志明明只爱跟周合作啊

干嘛突然找上我家阿天

肯定又是那姓周的搞事情

3月14日:

黄阿天你他妈又跟姓周的狗一腿!

上海有什么好玩?天天...

执着于互相伤害


少天挺喜欢吃肉的

倒不是肉的味道多美,纯粹是食肉动物的本欲

能吃基本不浪费的程度

俩人在一起后也摸了几个做饭的“雕虫小技”

手艺虽说不精吧,不过好歹还能下嘴

人起床也早,早餐的任务就落了他身上

匆忙逼仄的时间里早餐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能下个面条就是场盛宴了

白白的面条炖着几块大小不均的红肉,汤汁混着被打得细细碎碎的蛋黄,如果心情好也会有几根懒得切遂长得过头的青菜躺在碗底

今天显然少天心情挺好

不仅加了青菜,还撒了葱花

就连肉,都比平时多了许多

周泽楷看着碗里明显比黄少天多的肉

早已平淡似水的心,也不禁为少天这罕见的流于表面的关爱动了些涟漪

平时里受他欺负的委屈也齐齐...

© 土豆土豆呼叫土豆 | Powered by LOFTER